生产性服务业集聚、空间溢出与质量型经济增长——基于中国285个城市的实证研究(下)
  •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08日
  • 作者:文丰安
  • 来源:《国民经济管理》2019年第4期
  • 字号:[ ]
  • 访问量:

  五、结论和政策分析 

 

  本文基于新经济地理理论框架,选取2003-2016年中国285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面板数据为样本,运用空间计量技术构建计量模型并合理选取衡量指标,深入考察了生产性服务业集聚的空间技术溢出效应与经济增长质量的关系。本文的重要发现在于,中国经济的质量型增长受制于生产性服务业的专业化集聚和多样化集聚,且区域差异、城市规模和行业特征等约束条件的不同会影响生产性服务业集聚作用于区域经济增长质量的效果。具体来看,本文的实证研究结果显示:首先,中国城市经济增长质量与生产性服务业集聚都呈现出明显的空间相关性。其次,中国城市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并不利于地区经济增长质量的提升,但当考虑了人力资本、城市经济发达程度和政府干预行为等因素的影响时,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反作用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再次,当城市位于中西部地区或城市为大中型规模时,生产性服务业(尤其是高端生产性服务业)的专业化集聚和多样化集聚可以明显促进中国经济增长质量的提升。最后,从集聚外部性视角来看,因区域、规模和行业的差异,中国生产性服务业集聚的MAR外部性、Jacobs外部性和Porter外部性的影响效应有所不同,其中MAR外部性对经济增长质量的积极影响相对显著。 

 

  基于以上结论,本文认为当前需要合理规划和引导中国的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各个城市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时应充分利用和发挥集聚带来的空间溢出效应,以此助推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具体可从以下三个方面展开。其一,基于产业关联视角优化生产性服务业集聚的外部环境。地方政府在制定生产性服务业发展规划时,既要考虑到城市或城市群之间的空间可达性,又要强化人力资本、信息化水平及地方政府的投入,以改善各地在知识、技术溢出和信息传递等方面交流共享的长效机制,提高生产性服务业知识创新水平。其二,各地区应因地制宜地规划和制定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方向和政策。地方政府在统筹考虑城市的具体经济发展水平的同时,要差异化安排其经济活动。尤其是中、西部地区需要形成产业间协同共进且模式多元化的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区,引导并保证生产性服务业的专业化和多样化发展以满足当地产业健康成长的需要。其三,依据各地城市规模和行业特征的不同优势,合理规范并调整生产性服务业的内部结构。小型城市可以将发展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教育业,租赁和商业服务业等低端生产性服务业置于首要地位,与邻近城市形成功能互补、产业关联、各具特色的分工布局;而大型城市则应着力于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业和软件业,金融业,科学研究、技术服务业和地质勘查业等高端生产性服务业的培育,为中小城市提供专业人才和先进技术支撑,以更好地发挥城市间的空间溢出效应。 

 

  注释: 

  ①专业性产业集聚。专业化集聚带来的规模经济,由此形成地方化经济。 

  ②多样性产业集聚。多样化集聚带来的知识溢出与贡献,由此形成城市化经济。 

  ③市场性产业集聚。市场竞争是知识溢出和创新优势的主要源泉。区域范围内企业大量集聚既会形成竞争或者垄断的市场结构,也会影响企业间知识溢出的效果。 

   

  ⑤限于篇幅,该部分未呈现空间相关性检验表格,如需要可向作者索要。 

  ⑥篇幅所限,此处未详细列出具体的指标体系,如有需要可向作者索要。 

  ⑦按照通常的区域规划习惯,本文将北京、天津、河北、辽宁、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广东、海南等11个省市作为东部地区,把山西、内蒙古、吉林、黑龙江、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等9个省和自治区作为中部地区,把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11个省、市、自治区作为西部地区。 

  ⑧根据城市规模分类,样本中有45个特大城市、81个大城市、108个中等城市和51个小城市。 

  参考文献: 

  [1]张家平,程名望,潘烜.信息化、居民消费与中国经济增长质量[J].经济经纬,20183):137-143. 

  [2]任保平,魏语谦.“十三五时期我国经济质量型增长的战略选择与实现路径[J].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162):31-39. 

  [3]COFFEY W J. The geographies of producer services[J].Urban Geography2000212):170-183. 

  [4]MARTIN POTTAVIANO G I. Growth and agglomeration[J]. 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view2001424):947-968. 

  [5]HARRINGTON JR J W. Empirical research on producer service growth and regional developmentInternational comparisons[J].The Professional Geographer1995471):66-74. 

  [6]王琢卓,韩峰,赵玉奇.生产性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集聚效应研究——基于中国地级城市面板VAR分析[J].经济经纬,20124):1-5. 

  [7]于斌斌.中国城市生产性服务业集聚模式选择的经济增长效应——基于行业、地区与城市规模异质性的空间杜宾模型分析[J].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161):98-112. 

  [8]MARSHALL A. Principles of economicsAn introductory volume[M]. 9th ed. LondonMacmillan London1961. 

  [9]KRUGMAN P. Scale economiesproduct differentiationand the pattern of trade[J].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1980705):950-959. 

  [10]吉亚辉,甘丽娟.生产性服务业集聚与经济增长的空间计量分析[J].工业技术经济,20157):46-53. 

  [11]ILLERIS SPHILIPPE J. Introductionthe role of services in regional economic growth[J].The Service Industries Journal1993132):3-10. 

  [12]张亚斌,刘靓君.生产性服务业对我国经济增长的影响研究——基于东、中、西部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J].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084):79-86. 

  [13]韩峰,王琢卓,阳立高.生产性服务业集聚、空间技术溢出效应与经济增长[J].产业经济研究,20142):1-10. 

  [14]张志彬,朱晴艳.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对城市经济增长的影响——基于长江经济带三大城市群的经验分析[J].经济视角,20181):83-90. 

  [15]DRUCKER JFESER E. Regional industrial structure and agglomeration economiesAn analysis of productivity in three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J]. Regional Science and Urban Economics201242112):1-14. 

  [16]AKHTER H. Service-led growthThe role of the service sector in world development by Dorothy i. Riddle[J]. Journal of Marketing1987512):135. 

  [17]ARROW K J. The economic implications of learning by doing[J]. The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1962293):155-173. 

  [18]ROMER P M. Endogenous technological change[R].NBER Working Paper1989NO.3210. 

  [19]GLAESER E LKALLAL H DSCHEINKMAN J Aet al. Growth in cities[J].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19921006):1126-1152. 

  [20]JACOBS J. The economy of cities[M]. New YorkRandom House19691018-1020. 

  [21]PORTER M. Competitive advantage of nations[J].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Review201011):14-14. 

  [22]王春晖,赵伟.集聚外部性与地区产业升级:一个区域开放视角的理论模型[J].国际贸易问题,20144):67-77. 

  [23]ANSELIN L. Spatial econometricsMethods and models[M]. DordrechtSpringer1988310-330. 

  [24]田祖海,郑浩杰.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对制造业竞争力的影响研究——基于地区和外部性视角[J].北京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4):64-70+80. 

  [25]潘文卿.中国区域经济发展:基于空间溢出效应的分析[J].世界经济,20157):120-142. 

  [26]覃成林,龚维进,卢健.空间外部性、利用能力与区域经济增长[J].经济经纬,20166):1-6. 

  [27]张学良.中国交通基础设施促进了区域经济增长吗——兼论交通基础设施的空间溢出效应[J].中国社会科学,20123):60-77+206. 

  [28]魏婕,任保平.中国各地区经济增长质量指数的测度及其排序[J].经济学动态,20124):27-33. 

  [29]随洪光,刘廷华.FDI是否提升了发展中东道国的经济增长质量——来自亚太、非洲和拉美地区的经验证据[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1411):3-20. 

  [30]随洪光.外商直接投资与中国经济增长质量提升——基于省际动态面板模型的经验分析[J].世界经济研究,20137):67-72. 

  [31]FESER E J.Tracing the sources of local external economies[J]. Urban Studies20023913):2485-2506. 

  [32]COMBES P-P. Economic structure and local growthFrance1984-1993[J].Journal of Urban Economics2000473):329-355. 

  [33]周少甫,王伟,董登新.人力资本与产业结构转化对经济增长的效应分析——来自中国省级面板数据的经验证据[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138):65-77. 

  [34]沈能.局域知识溢出和生产性服务业空间集聚——基于中国城市数据的空间计量分析[J].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135):61-69. 

  [35]MORAN P A. Notes on continuous stochastic phenomena[J]. Biometrika1950371/2):17-23. 

  [36]刘书瀚,于化龙.生产性服务业集聚与区域经济增长的空间相关性分析——基于中国285个地级城市的实证研究[J].现代财经(天津财经大学学报),20183):67-81. 

  [37]ELHORST J P. Specification and estimation of spatial panel data models[J]. International regional science review2003263):244-268. 

  [38]陈建军,陈国亮,黄洁.新经济地理学视角下的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及其影响因素研究——来自中国222个城市的经验证据[J].管理世界,20094):83-95. 

  [39]JACOBS WKOSTER H RVAN OORT F. Coagglomeration of knowledge-intensive business services and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s[J].Journal of economic geography2013142):443-475. 

  [40]李平,付一夫,张艳芳.生产性服务业能成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增长新动能吗[J].中国工业经济,201712):5-21. 

  [41]詹新宇,崔培培.中国省际经济增长质量的测度与评价——基于五大发展理念的实证分析[J].财政研究,20168):40-53+39. 

  [42]盛丰.生产性服务业集聚与制造业升级:机制与经验——来自230个城市数据的空间计量分析[J].产业经济研究,20142):32-39. 

  作者简介:文丰安(1973-),男,重庆酉阳人,重庆社会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重庆廉政研究中心研究员,重庆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贵州师范大学廉政文化理论中心兼职研究员,研究方向为社会学、公共管理等(重庆 40002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