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一体化打造世界级城市群 区域间相互协作是关键
  • 发布日期:2019年12月03日
  • 作者:史凯
  • 来源:时代财经
  • 字号:[ ]
  • 访问量:

  中国社会科学院特邀研究员、天津社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周建高122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认为,目前长三角一体化已经按下“快进键”,人口流动的“都市圈”概念已基本形成。但周建高指出,目前不同地域之间劳动、工资、户口、医疗、教育、旅游等各方面还存在很大障碍,今后应进一步消除障碍与差距,“这是未来形成一体化的一个基础前提。” 

  

  12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下称《纲要》)提出,发挥上海龙头带动作用,苏浙皖各扬所长,加强跨区域协调互动,提升都市圈一体化水平,推动城乡融合发展,构建区域联动协作、城乡融合发展、优势充分发挥的协调发展新格局。 

  

  时代财经梳理《纲要》发现,上海大都市圈、苏锡常都市圈、南京都市圈、合肥都市圈、杭州都市圈、宁波都市圈所形成的“6+1”都市圈协调联动,已经勾勒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及打造世界级城市群的轮廓。 

  

  纵观当前全球化竞争格局不难发现,一个国家的综合竞争力越来越取决于是否有实力强大的全球级城市群。面对长三角一体化2025年、2035年的愿景,《纲要》应该怎样落地? 

  

  中国社会科学院特邀研究员、天津社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周建高122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认为,目前长三角一体化已经按下“快进键”,人口流动的“都市圈”概念已基本形成。但周建高指出,目前不同地域之间劳动、工资、户口、医疗、教育、旅游等各方面还存在很大障碍,今后应进一步消除障碍与差距,“这是未来形成一体化的一个基础前提。” 

  

  周建高认为,目前各种资源还过于集中在中心城市,未来应在城市、县级市等空间上均衡分布。 

  

  打造“都市圈”的当务之急 

  

  今年22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指出,城市群是新型城镇化主体形态,是支撑全国经济增长、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参与国际竞争合作的重要平台。都市圈是城市群内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辐射带动功能强的大城市为中心、以1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镇化空间形态。 

  

  复旦大学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周伟林122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认为,目前提出的“都市圈”比城市群的概念更具体也更有依托。“都市圈要基于人流、商品流等经济联系,建立一个市场要素的配置,使得中心城市和周边城市有紧密的关系。” 

  

  而此次发布的《纲要》,正表明了加快长三角六大都市圈的一体化协调联动的发展愿景。 

  

  此外,时代财经在2016511日通过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中发现,这几大都市圈的规划不同于过去的行政区划,一市同处于两圈或一圈包含多市的情况很明显。 

  

长三角都市圈。png 

  

  目前,全球范围内最有代表性的都市圈有纽约都市圈、东京都市圈、伦敦都市圈、洛杉矶都市圈、旧金山都市圈等。如果看东京都市圈的规划,不难发现其也是改变了原来的行政区划,而是以经济联系、社会便利性为出发点的都市圈,有大圈也有小圈。 

  

  周建高认为,都市圈是最近几年才在中国兴起来的概念,而日本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制定规划城市圈、首都圈、都市圈。“如东京都市圈是以东京站为中心,30公里一个圈、50公里一个圈、100公里一个圈。确定某一个地方是否属于圈并不是根据行政区划的概念,而是根据空间距离而定。另外就是以某一个地方总人口中有多少是在东京都市圈就业为指标,人口有流动的才能形成一个圈。” 

  

  “目前中国区域空间主要还是地方政府主导规划建设,今后如果参考日本等国家都市圈的经验,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要打破以行政区划为主导方式的规划。”周建高认为,除了行政区划外,打破就业、社保,以及人员空间流动方面的各种障碍,消除公共服务的地域差异,都是当务之急。 

  

  周伟林也认为,都市圈主要还是看经济的联系程度,比如工作与居住的通勤关系等。 

  

  按照都市圈“以1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镇化空间形态”的定义,都市圈的发展离不开基础设施的建设,而高铁、地铁、轻轨等城市轨道交通无疑是发挥都市圈作用的重要角色。 

  

  2018121日,上海、杭州、宁波三市地铁二维码互联互通,在上海可刷杭州、宁波地铁APP中的二维码乘坐地铁,在杭州、宁波乘地铁,刷上海地铁APP的二维码也能畅行。 

  

  此次发布的《纲要》提出,推动都市圈同城化,以基础设施一体化和公共服务一卡通为着力点,加快南京、杭州、合肥、苏锡常、宁波都市圈建设,提升都市圈同城化水平。统一规划建设都市圈内路、水、电、气、邮、信息等基础设施,加强中心城市与都市圈内其他城市的市域和城际铁路、道路交通、毗邻地区公交线路对接,构建快速便捷都市通勤圈。加强都市圈间重大基础设施统筹规划,加快大通道、大枢纽建设,提高城际铁路、高速公路的路网密度。 

  

  在周建高看来,轨道交通车站要与城市、城镇两者互相配合,车站要与周边的土地开发、城市化发展更加紧密的结合,而日本在这些方面的经验值得借鉴。 

  

  相互协作才是一体化 

  

  上海是水网路网交通要道以及贸易往来的重要港口,其周边江浙地区的工业化产业分工也较为发达,具有良好的发展都市圈的先天基础和资源禀赋。 

  

  周建高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上海与周边地区就开始有较好的互动,并逐渐形成了长三角城乡一体化的良好基础。 

  

  时代财经观察到,目前长三角区域城乡融合发展有很多可资借鉴的案例,比如一个村镇兴起的一家乡镇企业,利用城市的市场和技术资金,达到很好的城乡流动。 

  

  山东财经大学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张志元122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认为,城市群的意义在于地理上比较相近,产业上具有互补性,并且有核心的龙头城市,城市群形成协同发展效应和辐射带动作用。 

  

  此次《纲要》强化区域联动发展,提升上海服务功能,加强区域合作联动,提高城乡基础设施联通水平,推动城乡公共服务一体化,推进人的城镇化,提升乡村发展品质,推进跨界区域共建共享等。 

  

  在周建高看来,未来城乡一体化改革要打破人口在城乡之间流动的障碍,特别是包括交通、教育、医疗、旅游等各方面在内的公共服务一体化,“未来不仅是单方面从乡村流向城市,还可以城市回流到乡村。  

  

  “但中国目前各种资源还过度集中在中心城市。”周建高认为,比如长三角区域有很多县、县级市的人口达到100万,150万左右,完全是一个城市的规模,但县级市里没有一所大学,没有一个三甲医院。 

  

  “相互之间有协作,这才是一体化,对经济发展很有必要。”周建高认为,一体化的涵义并不只是地域邻近。 

  

  周伟林认为,对于长三角一体化总体而言,未来在城市群的层面下打造相互之间紧密联系的都市圈,使城市群更加立体化和网络化,“将形成一定的竞合关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