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的非洲令疫情减速经济踏上复苏之路
  • 发布日期:2020年10月15日
  • 作者: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字号:[ ]
  • 访问量:

  当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袭来之时,人们发现,往日公共卫生让人十分忧心的非洲国家,在此轮疫情中似乎表现不错。 

  

  根据非洲疾控中心在1014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总人口超过12亿的非洲大陆累计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接近160万人,仅从数值上判断,尚不及印度在1个月内的增加量。 

  

  同时,确诊人数大多数集中在个别国家中,如南非、摩洛哥和埃及等。仅南非一国的确诊人数就达70万人,占比超过40%。需要注意的是,由于不少非洲国家的新冠检测率低,仅从确诊人数的数据,往往无法判断疫情的实际情形。 

  

  非洲疾控中心主任肯格松(Dr John Nkengasong)坦言,低检测率确实影响到了人们对于非洲抗疫成果的认知,但是他也表示,并没有迹象显示非洲国家在新冠统计中遗漏了大量死亡病例。相比新冠肺炎的确诊,因新冠肺炎而死亡的病例相对容易被察觉和统计。 

  

  同样根据非洲疾控中心的最新数据,非洲国家累计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为3.89万,这大约是美洲死亡人数的6%、欧洲的16%、亚洲的18%。而联合国在疫情暴发的初期,曾预估在不采取任何干预措施的情况下,非洲会有330万人死于新冠肺炎。 

  

  非洲国家并没有发生之前人们所担心的疫情大暴发现象,究其原因,大多数公共卫生专家认为,非洲国家采取行动较早,人口整体年轻、免疫能力较强,是当前疫情控制相对得力的重要因素。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黄葭燕表示,全球防控的溢出效应以及中国对非洲的援助,也是非洲国家取得当前抗疫成果的重要因素。 

  

  对疫情与流行病有充分认识 

  

  214日,埃及确诊了非洲大陆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这一消息传出,很多人担心非洲国家本已脆弱的卫生系统将不堪重负,防疫前景不容乐观。 

  

  不过,非洲国家从一开始就迅速采取严厉的防疫措施,努力缓解病毒的传播,如要求民众戴口罩、实施社交距离,以及呼吁避免握手等。 

  

  在一些非洲国家,甚至在本土尚未发现病例时,就开始了卫生强制措施。 

  

  如被南非国土围绕的“国中国”莱索托,在318日就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关闭学校等设施,进入封城状态。在莱索托宣布封锁后的十来天,不少南部非洲国家也宣布封城。 

  

  直到5月初,在宣布解封后的数天,莱索托才首次有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出现。截至1014日,莱索托的确诊人数为1822人,死亡42人。 

  

  防疫措施的推广是否得到民众的配合亦很重要。根据新冠肺炎实证应对合作组织(PERC)8月对18个非洲国家的调查,85%的受访者表示在过去一周内佩戴了口罩。报告在最后总结道,绝大多数非洲国家民众视新冠肺炎为严重的威胁。 

  

  多年以来,疟疾、痢疾、伤寒、艾滋病和埃博拉等流行病,都对非洲国家造成过严重伤害。非洲民众对于流行病的认识、接受和期望要高于域外地区。黄葭燕此前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该地区人群一直在和各种传染病抗争,整体免疫系统要好于世界其他地区。 

  

  同时,非洲国家年轻的人口构成可能也在抵抗新冠肺炎的过程中发挥了功效。在全球范围内,新冠肺炎的死亡患者大多都在80岁以上,而非洲拥有世界上最为年轻的人口,平均年龄为19岁。 

  

  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91%的感染者年龄都在60岁以下,并且超过80%以上的都是无症状感染者。 

  

  并且,在非洲的老年人也相对更加安全。在发达国家,养老院内的聚集性传播是造成老年人感染率偏高的重要原因。而在非洲国家,通常老年人退休后会返回农村居住,农村人口密度低,保持社交距离更加容易。同时,非洲国家不发达的交通基础设施,在疫情传播面前成为了一种优势,减缓了人际流动的频率。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黄葭燕表示,非洲国家一直没有提高检测率,所以无法判断其真实的发病率。 

  

  就目前其发病率相对比较低的情况来看,除了上述原因,也需要考虑到全球防控的溢出效应。 

  

  她说,全球大部分国家因为旅行限制等原因,加之个人自愿出差出国的意愿下降,大大降低了全球流动性。这对于非洲国家而言,减少了外来流动和输入,自然也降低了该地区可能的传播。“对于非洲国家,内部流动比较少,可能的传播主要是外来输入。”她补充道。 

  

  同时,她还表示中国对于非洲国家的援助,也是一个重要的积极因素。对非洲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中国政府和企业基本都给予了物资援助、派遣专家组等,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当地加强新冠肺炎的治疗和传防控。 

  

  经济表现好于预期 

  

  提前布局实施封城,在取得抗疫成果的同时,在经济上也让非洲各国付出了巨大代价。 

  

  南非在疫情暴发后实施了严格的封锁措施,造成2020年上半年减少了220万个工作岗位, 2020年第二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年率收缩了51%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病例数高于封城前,但是有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被迫走上了解封之路。 

  

  PERC在报告中表示,非洲民众对重新开放经济的看法褒贬不一,60%的受访者认为经济需要重新开放,并认为如果遵守社交距离和卫生规则,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很小。 

  

  世界银行最新一期《非洲脉动》报告预测,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国内生产总值2020年将下滑3.3%,扭转了长达十年的经济增长态势。不过世界银行也表示,随着各国封锁措施逐步放宽,各方面需求不断增加,该地区经济可能在第三季度出现反弹,2021年经济增速有望恢复至2.1% 

  

  而近期一系列的经济数据显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多国经济指标已经明显好于预期。目前肯尼亚对东非共同体其他国家的出口已迅速恢复,对乌干达和卢旺达的出口甚至超过疫情前的最高水平。 

  

  得益于农业部门较为强劲的增长,科特迪瓦、加纳、塞内加尔等非资源密集型非洲国家预计将逐步实现正增长。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近日还将尼日利亚信用评级展望从“负面”上调至“稳定”,认为“最坏的情况可能已经过去”。 

  

  世界银行非洲地区首席经济学家泽法克(Albert Zeufack)表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经济复苏之路仍漫长而艰巨,各国需进一步采取措施,促进可持续发展并增强抵御风险能力。在日前结束的联合国大会上,不少非洲国家领导人也呼吁,为了应对危机,希望发达国家能够进一步减免债务以释放更多资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