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崩盘”会引发“蝴蝶效应”吗?专家:别慌 传导性有限
  •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14日
  • 作者: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字号:[ ]
  • 访问量:

  股市和汇市一日内跌去了30%,这对于多次遭遇金融危机的阿根廷来说也并不多见。 

  

  当地时间12日凌晨,阿根廷总统初选结果出炉,“全民阵线”领导人费尔南德斯(AlbertoFernandez)和阿前总统克里斯蒂娜的组合以47.65%的支持率赢得初选。而阿现任总统马克里仅获得32.08%的得票。 

  

  有民粹主义倾向的“全民阵线”在初选中表现得如此强劲,这一出人意料的结果让市场大跌眼镜,阿根廷资本市场在开市后以“股债汇”三杀的惨烈表现给出回应。 

  

  面对咄咄逼人的反对派,马克里12日誓言将在1027日的阿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中扭转局面。 

  

  蝴蝶效应传导性有限 

  

  由于担心反对派在10月的大选第一轮中直接胜出,继而回归干涉主义的经济政策,阿根廷比索一日之内跌去了15%,盘中更是一度下挫约30%。随后,阿根廷央行紧急出手进行干预,在外汇市场卖出1.05亿美元以捍卫被大规模抛售的比索。交易员称,这是自去年9月以来阿根廷央行首次使用自身储备自救。 

  

  凯投宏观拉美经济学家格洛索普(EdwardGlossop)预测,阿根廷比索还会继续贬值,跌至1美元兑70比索是“完全有可能”的。 

  

  多只在美国上市的阿根廷股票大幅下跌,阿根廷Merval股指12日收盘跌31%。该国基准10年期公债和世纪债券下跌了面值的18%~20%,使得交易的价格低至面值的60% 

  

  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阿根廷股债汇市出现如此幅度的同步下跌,还要追溯到18年前2001年阿根廷经济危机和债务违约的时候。 

  

  摩根士丹利已将其对阿根廷主权信用和股票的推荐评级从“中性”下调至“减持”,并称计算显示阿根廷比索可能再下跌20% 

  

  虽然比索的贬值极其剧烈,但是纽约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BrothersHarriman)的全球货币策略主管温胜(WinThin)表示,鉴于比索的交易量,他认为此次暴跌在新兴市场产生的“蝴蝶效应”至多传导至诸如巴西和乌拉圭这样的邻国。 

  

  另有不少市场人士持相同观点,认为阿根廷金融市场的巨幅波动在于国内经济基础薄弱,加之无法消化的超预期事件,这些因素对国际金融市场的传染性有限,新兴市场货币再现集体暴跌的可能性小。 

  

  马克里扳回一局难度大 

  

  现任总统马克里在2015年上台,他承诺以自由市场政策复兴拉美第三大经济体阿根廷的经济,同时努力提高透明度和开放市场,并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不过,阿根廷一直没有能够走出经济危机。高失业率、高通胀等问题一直都困扰着马克里政府。 

  

  2018年阿根廷经济遭遇金融危机,迫使马克里政府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贷款,作为交换,阿根廷承诺减少财政支出,平衡赤字。 

  

  为完成在今年底前基本消除政府预算赤字的承诺,马克里政府正通过增加税收开源,削减支出节流。他下令政府内部停止招聘,削减对电力等公用事业的补贴,还将今年的基础设施发展预算大砍27% 

  

  一下子要节衣缩食,显然严重影响普通阿根廷民众的基本生活。而费尔南德斯则利用选民对紧缩政策的反感,提出向退休人员提供免费药品,为普通工人提高工资等政策,从而大受欢迎。 

  

  根据官方统计,此次阿总统初选投票率大约为75%,费尔南德斯赢得了24个选区中的22个,更是拿下原本被执政党视为“票仓”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省,双方得票率差距超过20% 

  

  马克里表示,他并不考虑改组内阁。“我相信我们在10月的选举将会表现得更加均衡,这样我们就能够进入第二轮选举,到那时,将会有更多不愿意回到过去的人加入我们。”他说。 

  

  根据阿根廷选举法律,在1027日的第一轮投票中,届时如果一位候选人的得票率在45%以上或者在40%以上且比第二名高出10%,即当选下届总统;否则,得票最多的前两名候选人还将进行大选第二轮投票。 

  

  费尔南德斯表示,如果他赢得10月大选的话,将寻求“修订”阿根廷与IMF达成的570亿美元备用融资协议。目前,IMF相关发言人以不能对政治形势发展进行评论为由,拒绝对此进行评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