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速”欧洲 欧盟为什么越来越丧失对西欧富国的吸引力?
  •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15日
  • 作者:
  • 来源:第一财经
  • 字号:[ ]
  • 访问量:

  即将于下周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近年来投票率连续下跌。有些欧盟公民不热衷于投票,而有些国家也对加入欧盟失去了兴致。 

  

  荷兰财政部长霍金斯塔不留情面地指出欧盟面对的苦涩现实:“像挪威和瑞士这样宜居且富有的国家,决定不加入欧盟;像丹麦和瑞典这样的国家,决定不加入欧元区;而我们的朋友英国决定离开欧盟。面对这种情况,你应该照照镜子了。” 

  

  与西北欧国家的冷淡相对照的则是兴致更高的东欧国家。波兰总统杜达(Andrzej Duda)近日称,欧盟扩员后惠及的是整个欧洲:“波兰已经从欧盟成员国身份中大大获益,这归功于欧盟的投资。而我们在西欧的伙伴也同样受益。” 

  

  两者各执一词背后,是十多年来东西欧国家间经济水平的趋同,以及在发展中呈现的“双速”欧洲局面。但欧盟为什么越来越丧失了对西欧富国的吸引力? 

  

  西欧不亮东欧亮 

  

  最新一轮公布的欧盟成员国经济增长预测证实了欧洲“双速”发展的尴尬境地。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计算,在欧盟委员会最新公布的对欧盟成员国经济增长的预测中,2004年欧盟扩员时入盟的十国在2019年的平均增长率将高达3.46%,远高于欧盟28国的预测平均增速1.4%。其中,波兰今年经济增速预测被上调0.7个百分点至4.2% 

  

  而与之形成对照的,则是德国经济增速预测被腰斩至0.5%,与意大利(0.1%)成为仅有的两个年增速低于1%的欧盟国家。而法国和英国的年增速预测均为1.3% 

  

欧盟经济增长的不平衡性日渐成为焦点话题。 

  

  事实上,在过去十多年中,欧盟各国间经济水平差距已经持续缩小。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欧元区的外围国家大部分都从债务危机的负担中恢复过来,缩小了与核心区的差距,而近年欧盟扩员时加入的东欧经济体也很大程度地取得进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去年底发布的报告显示,欧盟国家间通货膨胀率的差异已经缩小至近20年来的最低水平,商业周期和金融周期也更加同步。 

  

  据第一财经记者查阅,东欧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 per capita)也与欧盟28国的平均水平更加接近。欧盟统计局(Eurostat)数据显示,以购买力标准计算,从2007年至2017年间,波兰人均产出从只占欧盟平均水平的53%增加至70%,罗马尼亚从44%增加至63%,匈牙利从60%增加至68% 

  

  然而,据第一财经记者测算,大部分西欧与南欧经济体在此期间以购买力标准计算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占欧盟平均水平的比例,却发生了不同程度的萎缩。譬如,荷兰下降了8%,英国下降了6.3%,法国下降了3.7%,而南欧国家如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下降幅度则超过10%,希腊更是悬崖式下跌28%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经济政策部主任阿尔齐迪(Cinzia Alcidi)对此表示:“从东欧的角度来看,欧盟的确更加融合了,但是从南欧的角度看却并非如此。大多数新的欧盟成员国都通过以高于欧盟平均水平的速度增长而向欧盟平均水平看齐,但南欧欧盟国家在金融危机后都减缓了发展速度,因此差异开始增大。” 

  

  经济趋同不能只进行资源转移 

  

  世界银行中欧和波罗的海国家包容性增长项目主任伯德韦格(Christian Bodewig)将欧盟描述为加强经济趋同的机器,比如提供更大的市场以及补贴。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到的欧盟委员会数据显示,2017年波兰成为欧盟预算中最大受益者,运营预算平衡(Operating budgetary balance)盈余高达85亿欧元,其他东欧国家也是欧盟预算的净受益国。而德国则是最大的净出资国,净赤字高达100亿欧元。英国、意大利、法国、荷兰、比利时、奥地利、瑞典也同样是净出资国。 

  

  但莱布尼茨经济信息中心(ZBW)项目主任普雷斯尔(Brigitte Preissl)认为,这种由西欧国家进行大部分预算贡献、东欧和南欧国家接收补贴的资源转移,并不能简单成为赖以完成欧盟经济趋同的政策工具。 

  

  他称:“机构的协调可以加强经济协同,但如果认为协同只需要将资源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这是很大的错误。如果没有对联合的欧洲背景下各自角色的充分理解、没有对资源转移背后根本原因的充分理解,就不会在超越金钱层面对欧洲到底是什么有政治讨论,那么这种经济趋同只会停留在资源转移的游戏层面。” 

 

 
分享到: